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4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手術間裡我和醫生欲火纏綿

8你工作再忙,也要記得打個電話給你心愛的人,不會花掉你太多時間金錢.因為她在等待,少給她失望.小姐
[img]http://meinvcn.xiguawangzi.net/allimg/110915/293-11091509534S15.JPG" style="width: 441px; height: 589px" />

  急診室裡人滿為患,眼前是各種各樣憂愁的臉龐,耳邊是絮絮的嘈雜聲和呻吟聲,鼻子裡沁滿瞭藥水味兒,我感覺自己的心,塞滿瞭不安和恐懼。經過瞭長長一系列的診斷、繳費、化驗,甚至轉換科室的流程,我終於坐到瞭我的主治醫生面前。

  他戴著眼鏡,很斯文的樣子。示意我躺在床上之後,我受傷的膝蓋便在他的手中隨意拿捏著。疼還是會有,偶爾嘴角一歪“嘶”一聲,他便笑笑:“疼啦?”我說:“拜托輕點行嗎?”他便又笑起來,好像父親看著撒嬌的女兒。

  “你的情況需要手術。”他在看瞭我的核磁片子之後說。

  “怎麼辦?會好疼吧,我怕。”我緊張地抓住瞭他的胳膊。

  他心裡大概奇怪我這個25歲的女人,竟然還跟個孩子一樣。不過還是耐心給我做瞭解釋,並同時摸瞭摸我的頭說:“別怕,有我在呢。”

  手術安排在一周之後,這期間,他給我的腿按上瞭夾板,並囑咐我先好好養著,記得時常冰敷。我說:“可以洗澡嗎?”他一笑:“你們女同志最關心的就是這個,洗澡不礙事,夾板可以拆卸的,但是記得再綁好。”

  之後,我回傢瞭休息瞭一個禮拜,期間,他時不時地會打來慰問電話,雖然我知道隻是醫生對患者的關心,但是心裡還是��起瞭一絲絲的甜蜜。

  一周之後,我迫不及待地趕到醫院,他見到我卻黑瞭臉:“你怎麼把夾板拆掉瞭?”

  “我感覺好點瞭,所以。。。”我低聲回答。

  他蹲下來,拿手捏著我的膝蓋和小腿,一邊手裡就使瞭勁,一下把我的小腿掰過去瞭。我疼得大聲喊起來,他卻鎮定自若,讓我躺好,要我把腿放平。我還在“哎呦哎呦”地叫,他就又使勁把我的腿摁平瞭,我少不瞭又一聲尖叫。他眼角掃瞭我一眼,很酷地說:“怕疼還隨便拆夾板,現在叫這麼大聲幹嘛,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。”

  聽到欺負兩個字,我的臉一下子就紅瞭。如果你欺負我的話,也許我會叫的很開心吧。我想。

  手術前一系列的檢查做完之後已經是傍晚瞭,我自己一個人坐在病床上等待明天的手術。晚餐是在醫院訂的,很清淡的飲食,但我吃起來味同嚼蠟。但是因為護士說從晚上12點到第二天手術完畢後六小時內都不能進食進水。所以為瞭保持能量,我隻能一口一口吃下去。這時候,他進來瞭,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  “感覺怎麼樣?”

  “煎熬。”

  “放心,有我在呢。”

  因為這句話我又淪陷瞭。

  “怎麼瞭?你怎麼有點恍惚?”

  “頭暈。”我掩飾。

  他聽瞭,將身體靠近我,我能感覺到他溫熱的呼吸在我耳邊繚繞,撥亂瞭我的心弦。突然,他迅速在我的臉上輕吻瞭一下,我腦袋一片空白,傻掉瞭。

  離手術還有兩個小時,我一個人讓在病房裡發呆,隻要回想到他那個吻,就臉紅心跳。他突然又進來瞭,我反而變得緊張,直愣愣地盯著他,說不出言語。他似乎也有點尷尬,沉默瞭一會兒說:“對不起,昨天冒犯瞭。見到你,我就不由自主瞭。”

  我心裡高興,但還是不知道說什麼。他又說:“看來你是生氣瞭,你的手術我換瞭經驗豐富的老醫師為你做。”

  “什麼?你不能這樣害我?”我急瞭,開始胡言亂語。

  “我哪裡害你瞭?”

  “你在我身邊我就安心,換個人,我真怕我撐不過去。”

  他放松下來,突然笑瞭。“小手術而已,哪裡就撐不過去瞭。”說著過來像戀人一樣很自然地抱住瞭我。

  我也把手放在他寬大的背上,靠著他的胸膛。他突然一下子吻瞭過來,有點瘋狂,像是壓抑許久。我開始緩慢迎接,直到後來自己也變得瘋狂。激吻之後,他又突然放開我,問:“你喜歡我嗎?”

  喜歡,我斬釘截鐵。

  手術後,麻醉劑還沒消退,我躺在病床上,身心俱疲。他進來瞭,滿眼含情,他說:“現在餓嗎?”我點瞭點頭,奇怪,在他面前,我好像真的成瞭一個小女孩,有點想撒嬌的沖動。他說:“回頭等麻醉勁兒過瞭之後,可以叫護士給你吃點東西。”“到時會不會很痛啊?”

  他說:“痛肯定是有的,如果忍受不瞭,就叫護士給打一針杜冷丁。”

  “我不要什麼杜冷丁。”

  “那你要什麼?”

  sp; “我要你啊。”他又不說話瞭,紅著臉盯著我的胸一直看,我納悶,低頭一看,原來不知什麼時候,我身上薄薄的病服領口滑開瞭,居然有三分之一的胸口都暴露出來瞭。我趕緊拉上領口,也紅瞭臉。

  一天半夜,突然好想他,打電話過去,他在整理手術室,還沒下班。我就下床拐到手術室去見他。手術室燈火通明,他還在認真地整理著各種醫療器械,並沒有聽見我進來。

  “這些事交給護士就行瞭,幹嘛還要你親自整理。”我突然說瞭一句。他轉過頭,溫柔一笑,“實習的時候總幹這個,習慣瞭。你怎麼又跑出來瞭,不好好躺著。”

  “我想你唄。”

  “傻瓜,來坐到手術臺上,我幫你看看你的腿。”說著就抱我上瞭手術臺。手術臺略高,他半蹲著分開我的雙腿,查看我的傷口,不知怎的,我覺得渾身燥熱起來。他檢查完之後,抬頭看我的臉,眼裡閃過一絲火光。他伸手朝向我的胸口,領口又像先前一樣滑開瞭,可以看到我白皙的胸部,我以為他要幫我拉上領子,結果他用力一扯,病服一下子被脫掉瞭,我堅挺的胸部在他面前展露無餘。他開始蹂躪它們,或舔或咬,我身上一身奇異的酥麻,禁不住小聲呻吟起來。

  後來,他將我放倒在手術臺上,我們開始纏綿起來,他一改往日的溫柔,粗暴地在我身體裡橫沖直撞,我被他直送上雲霄。

  完事之後,醫療器械掉落一地,我對他說:“你又要重新整理瞭。”

  自從那次在手術室的纏綿之後,我們就隔三差五半夜在那裡做愛,又緊張又刺激,每次我都能到達天堂。我以為我們能這樣一直下去,直到那個雨天的來臨。

  我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看書,護士拿藥過來給我吃,期間她有意無意地說著醫院的八卦,我也沒有認真聽,直到聽到他的名字。

  “你說他怎麼瞭?”我重新問瞭一遍。“也沒什麼,就是他愛人懷孕瞭,來醫院做檢查瞭,聽說是雙胞胎呢。”

  我手裡的藥從手中脫落,花花綠綠撒瞭一地。他什麼也沒有告訴我,他一直在騙我。

  我的眼淚跟外面的雨一起飛。

  第二天,我就出院瞭,走的時候,他也來瞭,我沒有看他,不知道他什麼表情,也不想聽他做任何解釋,而他也沒試圖向我解釋什麼,仿佛我們隻是在旅途上碰到的陌生人,為瞭相互取暖擁抱一夜,第二天,分手告別,不再留戀。

  後來我也結婚瞭,某天,又依稀聽到他的傳言,他的婚姻是父母包辦的,他不愛她,但依然和她生活在一起,後來他發現雙胞胎不是自己的骨肉,於是和妻子離瞭婚,之後離開瞭這個城市,不知去向。

  那天又是一個雨天,我蹲在地上,捂住眼淚。腦子裡回響起手術室我和他纏綿的那夜,手術刀掉滿一室,聲音叮咚破碎。
夜晚的工作有日領薪水嗎?擁有正面能量的人,堅定自己的信念,擁有人生的目標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